對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先生在亞視節目"亞洲政策組之香港有問題"中,說香港政府要理解下一代對資源更公平、公正、公開透明地重新分配十分重視,不應該堅持發展造大個餅創造財富就是硬道理,要顧及犧牲了的代價及成本是否值得去做;同時又強調社會要轉型,從以前靠work hard,賺微薄辛苦錢,改為靠work smart,賺多些快錢quick money及easy money易賺錢,說這樣才是在保育環境,什麼都不遷不拆的大前提下,令香港可以持續有經濟增長的唯一辦法。但請恕我斗膽問林超英先生一句:真係work嗎?

沒有造大了的餅,就沒有條件講分餅;連work hard也不願捱,休想有好計可work smart。要賺quick & easy money,炒股炒樓吧,但多少人有這麼多閒錢呢?他們有接受過風險管理及投資理財教育麼?這種炒賣對實體經濟到底是福是禍呢?你必然會說把產業多元化,利用創新科技賺取知識產權、專利、版權稅,把產品服務升級轉型增值,不是更好麼?好係好,但請問在七百萬香港人當中,真係懂得應用創新科技去研發新產品、新服務的專才達人,又有幾多呢?只係識得做低頭族玩手機上網打機,裸聊打飛機的九十後、千禧後Y2K,又有多少肯work hard,work smart呢?佢地根本唔肯work;林超英先生的想法又點會work呢?

沒錯,在發展過程中,我們難免要付出不少犧牲、代價及成本,但如果人人只懂控訴抱怨分餅不均,卻不願埋頭苦幹造多些大餅,只想不勞而獲,說父母、政府、社會都欠了他們,所以刻意來討債,試問香港還有什麼將來可言?希望同學參與罷課前想一想:Don't ask what this country can do for you, first ask yourself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not to be served but to serve;我們既要work hard,更要work smart;既要分餅,更要造餅。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