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覆主題
顯示結果從 1 到 8 共計 8 條
  1. #1

    回應
    10

    理大應用數學系6教職員同時不獲續任事件

    首先希望大家看看以下在 HK01 在2018年4月5日的報導

    理大應用數學系6教職員同時不獲續任 工會:校方無理、不尊重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數學系教師團隊「大地震」,《香港01》獲悉,該系有6名教師突然一同不被校方續約,6月30日合約到期日,要「一齊執包袱」。消息指,涉事教職員事前從未接獲通知,他們年資介乎6至20年。據了解,至少有5名教師上月曾獲校方出信,指教學優良,豈料事隔兩日,校方高層急「轉軚」派出「大信封」。

    工會批評校方做法無理及不尊重教員,而員工短期內不獲續約的情況屬罕見,亦擔心損教學質素,要求校方盡快交代事件。

    校方回應指,學系有既定機制處理教職員因各種原因而需要調動人手的情況,確保教學質素不受影響,強調今次應用數學系有關決定符合校方的既定程序,至於詳情則涉及私隱,校方未能作進一步披露或回應。

    消息人士說,六名被「踢走」的教職員,都是來自理大應用數學系,全屬主力教學的非研究人員,分別是專任導師 (teaching fellow )或導師(instructor )職級。據悉,6人年資介乎6年至20年,各人須教授8個課程科目。消息人士又指,其中一人曾協助教職員協會,負責處理了解教學人員對工作環境及管理層表現的意見調查研究。

    據了解,事件中至少有5人於3月21日收到校方通知,稱他們教學優良,豈料事隔兩日、即3月23日收「大信封」,不獲校方續約,信內未有解釋原因,而他們的合約將於6月30日屆滿,事前校方從未有任何通知。

    陳銘賢:情況罕見

    理工大學教職員協會主席陳銘賢認為,校方突然通知教員不被續約的情況罕見。他指任教20幾年,按過去經驗,校方一般會在一年前口頭知會資深員工不續約事宜,半年內再發正式通知。他指,今次校方做法雖然未有違反勞工條例,但做法罕見亦不人性化,未有尊重員工感受。

    他又認為,涉事員工教學表現優良,對校方突不續約感「奇怪」,懷疑是否與學校財政有關。他續指,校方從未交代會否刪減課程科目,或再增教學人手,若六人同時離職,擔心會損害教學質素,促請校方盡快交代事件。

    理大發言人表示,一直重視教學及研究質素,並設有一套既定機制決定合約制教職員的續約事宜,當中涉及多方面的考慮因素,包括各學科所需的教職員人數、教職員對指定學科所具備的知識、其相關資歷和教學表現等。而學系人事委員會,會根據這些因素就系內教職員的聘任和續約作出建議,交由學院人事委員會審批。發言人又說,學系有既定機制處理教職員因各種原因而需要調動人手的情況,確保教學質素不受影響;更強調今次應用數學系有關決定符合校方的既定程序,至於詳情則涉及私隱,未能作進一步披露或回應。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B0%8A%E9%87%8D)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2. #2

    回應
    10
    我作為理大應用數學系的畢業生,以下是本人就此事件的回應(該回應已於 4 月11日張貼在理大的民主牆上,由一位理大學生幫手張貼的)

    各位,我是 Patrick KT HO,是2007年 PolyU AMA 統計及電子計算(榮譽)理學士學位的畢業生。我是以AMA 舊生的身份表達以下意見。

    雖然我只是就讀兼讀制課程,首先我要趁此機會感激呢兩年曾經教過我的老師們及其他教研人員。對於近日有關 PolyU AMA 學系有6名老師將被校方不獲續約一事,本人覺得此舉不合理及不公義外,事後亦企圖迴避及是是但但作出回應,令我或其他 AMA 畢業生認為 PolyU 經常吹捧自己在教研方面的各項世界排名 (https://www.polyu.edu.hk/irpo/ranking_and_awards.php) 的同時,有否為就讀 PolyU 的學生,以及在 PolyU 各學系辛勞工作的教研人員真正設想。誠然,今時今日 PolyU 在學術界的地位並非校長或所謂學校管理層的功勞!

    的確,6位老師可能一個都冇教過我們,但是否代表他們在學系中沒有貢獻又或者沒有所謂的「商業價值」呢?當 cut 下幾個,之後又換一些新的教研人員入來,又或者 AMA 覺得炒這6名教職員而多出來的錢去請,例如一兩個教授級人員的時候,可能在果 d 好無聊的學術排名有少少進帳 (但亦可能會倒跌)。而對於讀緊相關課程的師弟師妹亦會有所影響,起碼會影響他們的學習興趣。有些老師會嘗試用有趣的教學手法令到學生明白知識,而呢些教學手法往往學系管理層唔會知又或者想盡方法來打壓,最後受害肯定係學生們。

    AMA 或者 PolyU 的管理層,本人謹希望你們在短期內必須認真為事件作出公開交代。如果繼續以得過且過的心態去處理,我或其他畢業生恕難繼續支持AMA 或者 PolyU 的校友活動,特別是籌款活動,因為似乎校方如何適當地運用資源的能力都不懂!

    另一方面,希望在AMA 讀過又或者讀緊的朋友,不論係讀緊咩study mode , 讀higher diploma, degree, master 或者doctor, 請你哋關注此專頁並加以分享給其他朋友。

    最後我必須要重申,我或其他朋友係自發來幫手的。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3. #3

    回應
    10
    而以下為一名讀緊理大碩士學位的學生寫的(該回應亦已於 4 月11日張貼在理大的民主牆上),本人覺得佢寫得好好:

    近日,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科學及紡織學院以「大學要轉型,做多些研究」為由,決定不向六名在應用數學系專門負責教學工作的教師續約。六名教師早前均獲學系人事委員會推薦續約,但學院人事委員會並沒有接受學系人事委員會的建議,反而決定辭退這六名教師。他們在理大任教六年至二十年不等,當中包括一名剛剛因表現優秀而獲得加薪的教師、一名在理大教職員協會身居要職的教師及兩名原本打算在幾年之後榮休的教師。

    理大要成為論文工廠嗎?

    教育本應是以學生為本。學院用「大學要轉型,做多些研究」為由,貿然辭退六名專責教導學生的教師,令原本人手短缺的前線教學人員疲於奔命,徒添他們的工作量和壓力,從而嚴重影響教學質素,可謂本末倒置。眾多學者皆指出現今高等教育的弊病在於大多院校盲目追求排名,對教育質素置若罔聞,而大學排名只反映該院校的論文發表量也是老掉牙的常識。大學高層只懂以排名、論文發表量等冷冰冰的數字來衡量不可量化的教育成果,真是十分可笑。正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任憑你的學科排名再高,但教學質素每況愈下,恐怕入讀人數亦會隨之而下降。這樣做法明智嗎?

    功利主義掛帥 忽視學生需要

    近年,學生自殺慘劇不斷發生,學生的精神健康受到社會各界關注。假如理大只由一些專注做研究的教授或人員來教導學生的話,先不論教學質素,他們會否有空去觀察學生的精神健康,關心學生的需要,從而有效防止更多學生踏上自殺的不歸路呢?答案不言而喻。專注教學的導師大多負責教授學生多個科目,他們比只專注做學術研究的教師有更多機會接觸學生。如果學生的精神健康出現問題,這班專注教學的教師有更大機會及時發現,從而阻止學生輕生。學校高層單純從功利主義的角度出發,並沒有從學生的角度思考問題,實在是學生之禍。

    高層管理不善 底層教師淪為代罪羔羊

    有傳應用數學系近年聘請了兩名首席教授及數名助理教授,因而令學系入不敷支。學院為了維持收支平衡,所以不向六名教師續約。眾所週知,一名首席教授的薪金比幾名專任導師或教學導師加起來的薪金還要多。假如學系因面對龐大的開支,而要縮減人手,那麼少聘一兩名首席教授就能解決問題吧!學院方面並沒有及時讓學系知悉到財政狀況欠佳的事實,而暫緩聘用新教師的程序,反而默許事態惡化,最後唯有犧牲六名底層教師。高層管理不善,毋須為事件負責,反而對一眾勤勤懇懇、盡忠職守的教師開刀,這樣做法公平嗎?

    教職員人心惶惶 人人自危

    被辭退的教師當中至少有四名獲校方評為教學優良的教師,更有一名剛剛獲評為表現優秀因而獲得加薪的教師。假如一名教師表現強差人意而被解僱,事件尚算合理。然而其中一名被辭退的教師並非表現差勁而不獲續約,反而是剛剛被校方評為表現優秀,並且獲得加薪作為獎勵。理論上續約與否,皆取決於該名教師的意願,如今有關高層卻不與這名表現出色的教師續約,這樣的決定實在令人費解。倘若這次事件果真成為理大的先例,相信在此事的陰霾籠罩下,必定使教職員之間彌漫著一股不安的情緒,從而導致教職員士氣低落。即使表現出色而獲得加薪的教師,都落得如此下場,這事將會向全部教職員釋出一個信息,不論你的工作表現出色或差勁,只要高層決定你不獲留任,你亦劫數難逃。當教師終日擔憂教席不保時,教學質素及對理大的歸屬感勢必下降,亦為教師徒添壓力。

    無理解僱工會成員 引火自焚

    此外,一名在理大教職員協會擔任要職的教師亦不獲續約。由於近年教職員協會屢次評擊校方高層打壓學術自主,又非議學校的管理層,難免有人會把今次的裁員潮與打壓工會成員混為一談。校方對此並沒有作斬釘截鐵式的回應,反而單憑兩句口號「大學要轉型,做多些研究」就作為解僱一名工會成員的理由,實在難以令人信服。難道校方不知道無理解僱工會成員隨時會引起工會強烈反彈,導致罷工潮等激烈的工會運動嗎?校方必須清楚交代一位身兼工會成員的教師不獲續約的原因,否則難以平伏教職員心中的怒火。

    年長教師晚年坎坷 尊嚴掃地

    不獲續約的名單中亦不乏年近退休之齡的年長教師,他們在理大服務多年,作育英才,敬業樂業,如今卻被無理解僱,令他們不能有尊嚴地離開他們服務多年的崗位,實在十分可惡。俗語有伝:「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理大如此「厚待」年長教師,可謂前所未見。一旦這些年長老師遭到解僱,他們因為年老的關係難以重投就業市場,而被逼提早動用養老金餬口,令退休計劃大失預算。香港百物騰貴,及早動用養老金,有可能令他們無法安享晚年,這些問題恐怕都並不是一眾年薪過百萬的高層們所能夠想像的。「理大高層冷血涼薄」不但以後成為各個教職員心中的套板印象,也會成為香港人心中的套板印象。有志從事教育之士恐怕亦會聞理大而色變,從而無法吸納優秀的人才。

    最後懇請校方收回成命,與受影響的六名教師續約,平息眾怒,以免恨錯難返。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4. #4

    回應
    10
    針對事件,香港理工大學教職員協會 (PUSA) 的特别聲明如下(該特别聲明已於 4 月12日張貼在理大的民主牆上及 PUSA 辦公室門外):

    就本校應用數學系多名教學人員上月不獲校方續約一事,本會於4月6日召開了一次特別會議。出席是次會議者衆,有超過60位來自不同學系的學術及教學人員參與並發言。再加上過去一星期所接獲的書面及電話意見,本會已向大學管理層反映,現綜合要點如下 :

    1. 是次數學系在沒有充分的理據下拒絕與六位教學人員續約,反映出學系管理層處事手法差劣,缺乏透明度。同事更在短時間才接獲通知,打擊同事之餘,更嚴重影響學生試後評核。因此,本會要求校方恢復與六位教員續約。若校方對要求不作出回應,本會不排除召開特別會員大員以尋求解決方案。
    2. 本會要求數學系就事件情況,盡快與全系教員進行會議,讓同事更了解部門的長遠發展。此種具透明度的會議,大學更應在所有學系推行。
    3. 對於教學人員將來的發展方向,大學應盡快釐定方針,並需進行公開論壇讓所有教學人員了解明白。

    長遠而言:
    1. 有些學系的教學比重分配不透明,本會強烈要求校方確保所有部門對每個職級的教學比重有清晰指示。
    2. 很多同事,甚至一些部門首長都不清楚自己部門的財政狀況,這樣絕不合理。理大作為一間接受公帑資助的機構,財政管理更需謹慎及透明。
    3. 教學人員亦是大學一份子,跟學術及研究人員各司其職。他們既盡心盡意為大學作育英才,更擔當了大部分的教學工作,所以教學人員理應受到更多的重視和尊重!

    此致
    理大教職員協會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5. #5

    回應
    10
    在4 月13日,有一張下款為理大的常務副校長陳正豪先生的回應在理大民主牆出現。

    近日有數張大字報就應用數學系不為數名教學人員提供新聘用合約一事發表意見,校方謹回覆如下:

    教學人員與學生比例一向是院系關注的重要事項,院系既要確保師生比例恰當,以提供優質教學,但同時亦要顧及資源的運用是否得宜,不致浪費公帑。理大設有一套既定機制決定合約教職員的續約事宜,當中考慮的因素包括各科目按學生人數所需的教員人數、教員對指定學科所具備的知識、其相關資歷和教學表現等等。

    2012 年,理大按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指示逐步停辦 8 個高級文憑課程,(由2012年的18個減至2017年的14個,而2018年更只有10個高級文憑課程),至2015年,因為新學制而產生的雙班年亦已完結,基於這兩個主要原因,過去五年(2012-2017)修讀應用數學系科目的學生人數銳減 23%,但同期的教學人員數目只減少 4%。作為一所由公帑營運的院校,有責任適當地調整教學人員數目,以期善用資源。由於多位教學人員的合約於今年年中完結,於是院系便適時作出決定,不再為其中六位提供新的合約。校方已向受影響的教學人員作出詳細的解釋,相信他們都能理解這項決定。

    理大各學系,包括應用數學系均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質素保證機制去確保教學質素。今次的人事安排不會對學生造成負面影響。

    常務副校長
    陳正豪
    2018年4月13日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6. #6

    回應
    10
    我作為理大應用數學系的畢業生,以下是本人就此事件的第二次回應(該回應已於 4 月16日早上張貼在理大的民主牆上,亦是由一位理大學生幫手張貼的)

    各位,我是 Patrick KT HO,在2005年至2007年就讀應用數學系(下稱 "AMA")兼讀制的統計及電子計算(榮譽)理學士學位課程。今次我是以 AMA 舊生的身份就 AMA 老師被校方以不公平及不合理手法處理員管問題第二次表達一些意見。

    雖然我2000年中五會考的中國語文科的整體成績只是剛剛合格,但憑我在職場的工作經驗,本人認為此所謂「校方回應」幾乎沒有任何管理層(特別是高等教育界)的風格之餘,亦有點「誤人子弟」。因此本人首先稍為「拋書包」,羅列本人認為在中文寫作角度有問題的地方:

    (1) 即使此張回應是在香港理工大學 (PolyU) 的民主牆張貼,但正式的公文不應只出現簡寫,例如「理大」、「教育資助委員會」。
    註:我認為回應中提及的「教育資助委員會」是指特區政府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UGC)。

    (2) 第三段第二行似乎多了個標點符號 "("。另一方面,如果要採用(...)的話,... 應該是補充前述的說話,故此在 "(" 之前不應落其他標點符號。

    (3) 在第三段的上半部分一共出現了8個逗號,如果這篇「校方回應」是演講辭的話,講者就慘了!各位如果考過香港各式各樣的語文或文學科考試的時候,都會緊記老師經常提及,要寫得簡潔之餘,亦要有適當停頓位置的。我亦有學習普通話,普通話老師經常提及的「抑揚頓挫」似乎亦是類似的概念。

    (4) 最後一段的兩句句子根本沒有關係。每段的第一句是重點,而之後的句子只是就於此開段句加以補充而已。

    ================================

    我稍為「拋完書包」後,以下是本人就此所謂「校方回應」,要質詢的問題,煩請校方務必逐條問題(包括問題內的細分問題)回應。

    (1) 就有關此「校方回應」的發放事宜:
    (a) 此「校方回應」是陳常務副校長單方面回應,抑或是陳常務副校長代表 PolyU 的校長室 (Office of the Principal) 提出回應?
    (b) 在發出此「校方回應」之前,大學的校董會 (The Council) 的大部分成員是否得悉?
    註:抱歉我對於 PolyU 的管治架構並不熟識!

    (2) 就以下在「校方回應」的陳述 (重點以引號表示),煩請校方告知哪裡可找到引號內提及項目的相關文件或網頁。如果相關文件或網頁不能公開或只能限閱,請務必適切交代相關原因:
    (a) 「教學人員與學生比例一向是院系關注」的重要事項;
    (b) 理大設有一套「既定機制決定合約教職員的續約事宜」;
    (c) 2012 年,理大按「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指示」逐步停辦 8 個高級文憑課程;
    (d) 校方已向「受影響的教學人員」作出「詳細的解釋」;
    (e) 理大各學系,包括應用數學系均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質素保證機制」去確保教學質素。

    (3) 針對「校方回應」的第三段:
    (a) 本人由此段的理解提及的「兩個主要原因」分別是:
    - 按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指示逐步停辦高級文憑課程 (2012年),以及;
    - 因3-3-4 新學制而產生的雙班年完結 (2015年) 。

    但「校方回應」提及完上述的「兩個主要原因」後就有以下「見解」:

    過去五年(2012-2017)修讀應用數學系科目的學生人數銳減 23%,但同期的教學人員數目只減少 4%。

    (i) 此「見解」與上述「兩個主要原因」有什麼關係?

    (ii) 依照此「見解」的邏輯,在某段時期學生人數的跌幅越多,咁教學人員數目應該要再減多 d呢? 如果果真如此,作為從事官方統計分析工作接近十幾年的我,希望校方能分享相關「見解」的統計方法學 (類似例如 predictive analytics, statistical inference, optimisation, yield management 等等)或具體運作。我相信政府當局或相關智庫組織都會有興趣如何加以利用此「見解」達至善用政府公帑的目標。

    (iii) 眾所周知,香港監管公營服務機構的收費機制而訂立的可加可減機制 (Fare Adjustment Mechanism) 並不是一條簡單的數學方程式,例如港鐵的可加可減機制的方程式包括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變動、工資指數變動及生產力因素等等。因此校方或其他有興趣人士請務必看看以下的方程式是否符合「見解」的思緒:

    終止聘用合約人數 =
    W1 * 過去 n 年修讀某學系科目的學生人數的跌幅 +
    W2 * 過去 n 年教學人員數目的跌幅 +
    其他人為因素

    註: n 是幾多年,W1 及 W2 是一個加權數字

    (b) 校方究竟如何得知受影響的教學人員理解這項決定(例如逐個受影響的教學人員問、問他們的系主任、又或者見他們沒有情緒波動就當他們理解、運用讀心術等等)?

    (4) 校方又如何得知是次事件絕不會對學生造成負面影響?

    (5) 在 PolyU 網站刊載的《策略發展計劃 2012/13 – 2017/18》(下稱「策略計劃」)當中提及大學主要有兩個核心功能,分別為「學與教」以及「研究」,當中輔以五大策略範疇,並相輔相成。因應最近的事態發展,本人認為以下在此「策略計劃」提及的主要目的已經形同虛設。因此本人希望校方如欲摒棄或部署削弱下列主要目的之時,亦應該稍作交代是否有更加前瞻性的策略目標,以供學生及教職員得悉:

    (a) 核心功能
    (i) 學與教
    - 主要目的5:在挽留及晉升教學人員的制度上,表揚及獎勵優質教學,並為教學人員的發展及評審提供支援,以提升教學素質

    (ii) 研究
    - 主要目的7:取錄來自不同文化、種族及社會經濟背景的研究生,加強及豐富他們的研究與學習體驗

    (b) 策略範疇
    (i) 國際化、品牌建立
    - 主要目的1:營造國際化的教學環境,促進日趨多元化的學生及學術人員的發展

    (ii) 延攬人才
    - 主要目的2:改善新聘及續聘程序
    - 主要目的3:增聘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術人員
    - 主要目的4:提升教職員表現
    - 主要目的8:訂立非學術人員晉升進程

    註:有些朋友看完我第一篇意見後,問我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質疑我寫的意見是否有人「代筆」,我覺得極度遺憾。可能香港社會普遍認為有一定學術成就的人,才可以寫文出書等等。在此本人重申所有意見均由本人原創的,本人亦認為意見在對外發布前無須給予任何人或組織「幫手看」。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7. #7

    回應
    10
    以下為一位理大學生就事件的評論。(註:理大民主牆空位已沒位)

    豈有此理!不獲續約的教師竟被標籤為冗員

    真理愈辯愈明,本人雖然歡迎校方回應問題,但同時必須譴責校方的回應,校方從人力資源管理角度出發看待六名不獲續約的應用數學系教師,換句話說,這六名教師都是校方眼中的「冗員」,因此必須裁減他們的教席。這個說法不但對矢志作育英才的教師不敬,而且抹煞了這六名一直敬業樂業的教師對理大作出的貢獻。校方必須收回此等言論,否則只會一再激起一眾教職員的怒火。

    此外,本人亦要藉此機會反駁一下校方的謬論,校方的聲明中大致提出了三個論點:

    論點一:師生比例恰當就代表公帑運用得宜。

    教育的目的旨在培育下一代有豐富的知識之餘,亦要有良好的品格。當接受教育後的年輕人學有所成、才德兼備時,我們才可斷定政府沒有白花這筆公帑。如果一個接受完大學教育的人作奸犯科的話,我們可以說花在這個人身上的公帑運用得宜嗎?校方單純從維持恰當的師生比例來避免浪費公帑,反映校方視管理大學如打理一門生意一樣,動輒搬出成本、收入等經濟學的概念來管治學校,難怪理大經常被人稱為學店。要公帑運用得宜就必須確保每一位接受完大學的學生都學有所成、品學兼優,才不負納稅人的期望,而並非從人力資源管理學的角度來說明如何把公帑用得其所。

    論點二:因為新學制而出現的雙班年已經結束了,學生人數銳減,理應減少教師人數。

    先不要論這個說法是對是錯,假設校方所說的都是對的,為甚麼校方不一早通知六名受影響的教職員,讓他們及早令謀高就,反而要到今年三月底才通知他們呢?學校管理層不是早就知悉或預料學生人數將隨著新學制的雙班年結束而銳減嗎?據說校方一般會在合約完結一年之前就通知有關教師不獲續約,以便他們及早找到新教職。反觀今次事件,校方違反一貫作風,到合約完結前三個月才通知受影響的六名教師,如此安排失當,反映管理層作出這個決定時十分倉卒,難免會令人懷疑事有蹊蹺。校方的聲明中並沒有片言隻語交代延遲通知的理由,這令人不禁懷疑這件事可能另有驚人的內幕。

    應用數學系從二零一二年起一共增聘了兩名首席教授、超過五名的助理教授,其間亦有多名助理教授擢升為副教授。理大的管理層不是早就能夠預視到新學制而產生的雙班年早晚會結束,屆時定必要裁減教師人數來遷就師生比例嗎?可是校方反其道而行,在這五年來不斷增聘高層的研究人員,這不是與校方要減少教師人數的決定背道而馳嗎?如果研究人員可以增加而教學人員就要減少的話,這就說明理大執意要成為論文工廠,重研究輕教學,視教學為研究的絆腳石。學校的目的就是為學生提供一個有利教育的場所,令到學生不論在人格上,還是在知識層面上都能夠有所得著。理大管理層賤視教學,偏重研究,如此捨本逐末,可謂荒謬絕倫。

    近年,應用數學系興辦副修課程及新的學士學位課程,本應是用人之際,為何校方會理解為人力資源過盛的時候呢?副修課程及新的學士學位課程應該能夠填補校方口中的「學生人數銳減」的問題,然而校方並沒有提及這個因素,反而不斷強調新學制所衍生的雙班年問題的嚴重性,試圖以此作為不向六名教師的口實。

    論點三:理大各學系均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質素保證機制,來確保教學質素。

    行之有效可算是一些不思進取的人常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中國的封建帝制推行超過二千年,即使到了溥儀退位前一刻,亦有很多人認為帝制「行之有效」,不斷為封建帝制的正當性背書。時至今日,大家深深明白到當掌握權力的人不受制衡的時候,這將會為社會帶來多少災難。

    上述的例子說明一個由前人所設立的制度不一定是正確的,而且不能夠被推翻。校方必須把該「質素保證制度」的詳情和盤托出,而並非只拋出一個內容空泛的名字搪塞過去,蒙混過關。校方必須交代該機制如何有效保障教學質素不會下降,例如:能否舉一些事例能夠證明這個機制有有防止教學質素下降的效果、這個機制有沒有學生代表參與其中,如果有的話,比例是多少,學生代表的遴選機制又是甚麼等等。

    由於今次事件中六名不獲續約的教師均為主要教學人員,這個舉動或多或少都會令人擔憂教學質素勢將受到影響。校方用短短兩行字交代教學質素的問題,僅佔全文篇幅的十分之一,難道教學質素就如此不值得校方重視嗎?假如校方把維持優質的教育質素放在第一位的話,相關內容定必佔聲明超過一半的篇幅。正所謂:「見微知著」,校方到底有多重視教學質素,大家都心照不宣,不用多說了。

    給校方的建議:

    最後,校方不妨參考以下的建議,既可以平息眾怒,亦可以給師生一個從善如流的印象,挽回師生對校方失去的信心。

    推行小班教學 提高教育質素

    不少發達國家或地區均採用小班教學,但香港政府抱殘守缺,因此小班教學一直是眾多香港教育界人士的訴求,其優勝之處可見諸以下三點。

    一、提升教學質素

    小班教學有助教師了解班上各個學生的需要,教師可以按照學生的能力自行調節教學進度,令教學質素提高。除此之外,教師可以對在學習上碰壁的學生提供及時的支援,亦可以向成績優異的學生教授一些更深入的知識,拓闊他們的視野。反觀,大班教學的教師連每一個學生的名字都未必能夠全數記下來,惶論要清楚每一位學生的學習進度!

    二、減輕教師的工作量及壓力

    假如一位教師只需要教授十位學生,即使教師需在課餘時間為每名學生補習,亦不至於令到該名教師忙得喘不過氣來。這樣一來,教師工作量勢必減少,壓力亦隨之而降低,這有助維持教師的精神健康。大班教學的教師即使不用為有需要的學生補習,但他們亦要評改堆積如山的考卷和功課。面對這樣的工作環境,試問教師的工作量和壓力又怎可能下降呢?一旦教師精神健康出現問題,輕則教學質素受到影響,重則教師亦有機會患上精神病,難道這是校方或學生樂意見到的結果嗎?

    三、達致全人教育

    香港一直主張推行全人教育,希望學生不但要學識淵博,亦要品格高尚,有正確的價值觀,將來成為社會未來的棟樑。教師的職責不但要傳授知識,還要教授學生做人的道理,令他們不會誤入歧途。小班教學的教師相比之下有更多機會培養學生有良好的品德、高尚的情操,從而達致全人教育的目的。即使學生偶爾被人蠱惑,教師能夠及時令學生迷途知返,免得學生誤墮法網,恨錯難返。

    既然今次的事件已鬧得滿城風雨,校方可以藉此推行小班教學,並以應用數學系作為試點,解決校方口中「人手過盛」的問題。此舉不但可以保留六名資深的應用數學系教師,亦可以測試小班教學的成效,令公帑花得更有意義。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8. #8

    回應
    10
    明報: 2018年4月16日

    6教員不獲續約 理大:數學系學生減23%

    【明報專訊】理工大學應用數學系6名教員上月不獲續約,理大教職員協會稱校方不予續約原因為大學要轉型, 「 做多些研究 」。該校常務副校長陳正豪上周五在校內民主牆回應,過去5年,修讀應用數學系學生人數減少23%,校方「有責任適當地調整教員數目」。

    校方不與應用數學系6名教員續約一事傳出後,有自稱該系舊生的人在民主牆貼大字報,並組成「學系老師動向關注組」,質疑校方沒合理原因下不與教員續約。

    副校長:同期教員只減4%

    理大常務副校長陳正豪在民主牆回覆,稱2012年起該校一直停辦受教資會資助的高級文憑,由18個減至2018年的10個,加上因新學制而產生的雙班年亦已於2015年完結,令2012至17年修讀應用數學系科目的學生人數減少23%,「但同期教學人員數目只減少4%」。陳認為理大以公帑營運,有責任適當調整教員數目,校方已向受影響教員詳細解釋,「相信他們都理解這項決定」。陳於文末亦提到,不同學系都有一套質素保證機制確保教學質素,今次的人事安排不會對學生造成負面影響。

    有意短約重聘教員

    不過,據系內消息人士透露,理大停辦的8個高級文憑課程中,只有少數課程將數學納入必修科;另一方面,現存10個高級文憑課程中全部都有以數學作必修科,雖然學生人數減少,但都不至於不與6人續約,「對比2012年少了百多個學生,按人數少6至7個課堂,但一名教員每周教24個堂,即少了不夠一人的工作量」。消息人士亦指6名不獲續約教員中,5人主力教統計學,校內不同學院的學生都需修讀統計學,系內正煩惱下學年的統計學課程由誰任教。另據了解,系內有意以一年短期合約「重聘」受影響教員,但福利和薪金都會打一定折扣。

    涉事教員:校方沒解釋原因

    本報接觸涉事一名不獲續約教員,他指自收到不續約通知後,校方沒有再向他解釋為何在系方推薦和工作表現良好下不獲續約,不理解為何陳正豪說有向受影響教員詳細解釋。

    理大教職員協會主席陳銘賢認為,校方的學生人數說法如真有其事,應可以預視,並非在今年才知道,校方資料「透明度不高」,「如真的少了學生應盡早提出,一起開源節流」。他要求校方提供其他有類似情况的學系資料,好讓同事有更多準備。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1523815346215)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回覆時引用此篇回應

Neglect this image